标题
  • 1
国际视野
首页 > 国际视野
美国教育研究协会100年:哪些教育问题正引发全球关注
人气:333    发布时间:2016/6/11

起跑线危机:幼儿园是否成了新一年级

近几年, 父母和老师越来越关心幼儿园课程的改变, 很多人想知道幼儿园是否变成了新的一年级。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Daphna Bassok 和Scott Latham教授在炉边谈话中的观点是——责任压力已经慢慢地被分解化入早期小学年级, 且如今幼儿园有着两个特点: 重点关注学习技能和减少学生玩乐的机会


1998年到2015年间, 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者通过比较幼儿园和一年级的课堂后发现, 在17年时间里, 幼儿园课程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一年级了。


研究者使用美国早期童年纵向研究项目的数据,比较了1998年到2015年间的幼儿园教学,得出结论,2015年的幼儿园老师比1998年的老师对他们的学生寄予更高的期望, 并且他们的课堂也变得与一年级课堂更加相似


尤其是 2015 年的老师更加倾向于相信应该在幼儿园之前开始教学指导, 包括那些相信学生在开始上幼儿园之前就应该知道字母表以及知道怎样使用铅笔的老师的数量也在增加,这两项比率都上升了33%。


在对阅读的重视程度方面, 1998年时只有31%的老师认为他们的学生应该在幼儿园学习阅读, 而到了2015年, 这个比例上升到了82%。很明显,用在阅读和数学上的教学时间增加了, 特别是花费在那些在1998年时还被认为对幼儿园学生来说太过超前的技能上的时间。


此外, 研究者还发现当前花在学术教学上的时间增加,花在艺术教育上的时间则大幅减少。在1998年到2015年间, 胜任日常音乐教学的老师数量减少了18个百分点, 胜任综合艺术教学的老师减少了16个百分点。同样, 在为孩子们选定的活动区和教室中可能

玩耍的地方, 如沙盘、 科学区或者艺术区等每天至少花费一小时的老师数量分别下降了14个和20多个百分点。


1998年到2015年间,教学策略同样经历了显著的变化, 超过40%的孩子在幼儿园后期会使用教科书学习阅读和数学, 对于这一趋势的显现,22%的老师认为这与当地或国家标准评估学生的方式有关, 近 30%的幼儿园老师表示, 他们至少每月对学生进行一次标准化测试。



2课堂关系构建: 注重社交和情感技能培养能助力学业进步



来自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Morgan S. Polikoff 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 Andrew C. Porter 两位教授在大会研讨环节中分享了一项题为“响应课堂教学方法的功效: 三年纵向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的研究。其主要结论是, 尽管学业进步并不是技能培养的直接目标, 但提高小学生社交和情感技能的课堂确实有助于提升学业成

, 且这一成果适用于各类社会经济背景下的学生。


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Morgan S.Polikoff教授认为,“当老师们有足够的培训和支持水平时, 运用帮助学生提高社交和情感技能的实践练习能提高学生的成绩。许多课程实施的成功, 包括映射高期望的核心课程, 都要求老师使用有效的课堂管理并培养学生的自信心和自主能力。我们关于响应课堂方法的试验表明, 老师花时间在课堂上培养良好的课堂关系并帮助培养学生的自我控制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在一个对学习有着苛刻要求的时代, 许多评论家质疑花时间教授学生社交技能、 建立课堂关系和增强学生自主能力的价值,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Andrew C. Porter 在演讲中表明, 花时间帮助提高孩子的社交和情感能力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投资。为了开展研究, 他们在过去三年中分别在24所小学里跟踪关注一组师生的变化, 时间从学生二年级期末持续到五年级期末, 并把其中采用“响应教学法(注重社交与情感技能培养的教学法)”的十二所学校学生的数学和阅读成绩和另外没有采用该方法的十二所学校的学生成绩进行了比较。


接受“响应教学法”培训的老师们在连续两个暑假里接受了两次为期一周的培训课程。结果发现,接受过培训的老师在课堂上能够充分运用“响应教学”的实践方法并且采用与项目目标一致的教学手段, 学生的成绩进步显著。如果老师们感受到学校校长的支持的话, 这种实践效果则更加明显。“当老师们在实施过程中得到充分支持时, 教学法才能在课堂上发挥最大的效果, 可见体贴的学校领导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3教师教育:决胜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AERA 非常重视教师的发展,2016 年年会此方面的活动达216项。在这些活动中, 关于教师与教师教育的研究呈现以下特征:


紧紧围绕学生的学。AERA中提到的教师教育或者说教师专业发展离不开教学。教师的专业发展自然紧紧围绕教师如何 “教好” 学生。这使得大多数学者在 AERA 上提到的教师专业发展都是同学生的学习一同研究的, 或者附属于某个促进学生学习的项目之下。


悄然兴起的教研文化。从此次年会来看, 研究者们的研究正在由注重理论研究到聚焦于教师的教学实践。研究者们进入到学校内开展扎根研究, 或同教师一同开展行动研究和设计研究。比如他们进入课堂与教师一同进行课堂观察, 共同设计教学方案, 实施并在过程中记录数据, 然后再分析数据, 给予教师及时的研究反馈。


过程性诊断与干预。研究者们在同教师共同促进学生学习的同时, 充分依靠专业能力为教师的成长提供脚手架, 在日常教学或项目中, 对教学过程进行诊断。比如,哈佛的研究者们采用社会性对话视角来分析教师的教学, 并与教师一同设计社会性对话,引导教师发现学生存在的问题, 这不仅有助于学生的学, 也提高了教师提问与沟通的技巧。


协作与社会网络。研究者们在会议期间多次提到建构主义、协作、合作、 维果斯基等。这有可能是当前的学术氛围造成的, 也有可能是由一线教师倾向于合作引起的。如研究者们研究小学数学教师团体如何共同备课与研课; 又如研究者们引用维果斯基空间认识教师的学习, 采用私人和公共空间来诠释教师的学习。


技术使能的教与学。研究者们展现的各类技术已经由 “技术拐杖”(technology-based)向技术助手(technology-enabled)过渡。比如WISE、 Save Science 等所提供的技术解决方案, 改变了科学课的教与学生探索科学世界的方式。又比如,面向教师的晒课与研课平台,提供的方式方法有助于教师发现教育教学问题, 进而有针对性地提高教学实践能力。

起跑线危机:幼儿园是否成了新一年级

近几年, 父母和老师越来越关心幼儿园课程的改变, 很多人想知道幼儿园是否变成了新的一年级。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Daphna Bassok 和Scott Latham教授在炉边谈话中的观点是——责任压力已经慢慢地被分解化入早期小学年级, 且如今幼儿园有着两个特点: 重点关注学习技能和减少学生玩乐的机会


1998年到2015年间, 弗吉尼亚大学的研究者通过比较幼儿园和一年级的课堂后发现, 在17年时间里, 幼儿园课程已经变得越来越像一年级了。


研究者使用美国早期童年纵向研究项目的数据,比较了1998年到2015年间的幼儿园教学,得出结论,2015年的幼儿园老师比1998年的老师对他们的学生寄予更高的期望, 并且他们的课堂也变得与一年级课堂更加相似


尤其是 2015 年的老师更加倾向于相信应该在幼儿园之前开始教学指导, 包括那些相信学生在开始上幼儿园之前就应该知道字母表以及知道怎样使用铅笔的老师的数量也在增加,这两项比率都上升了33%。


在对阅读的重视程度方面, 1998年时只有31%的老师认为他们的学生应该在幼儿园学习阅读, 而到了2015年, 这个比例上升到了82%。很明显,用在阅读和数学上的教学时间增加了, 特别是花费在那些在1998年时还被认为对幼儿园学生来说太过超前的技能上的时间。


此外, 研究者还发现当前花在学术教学上的时间增加,花在艺术教育上的时间则大幅减少。在1998年到2015年间, 胜任日常音乐教学的老师数量减少了18个百分点, 胜任综合艺术教学的老师减少了16个百分点。同样, 在为孩子们选定的活动区和教室中可能

玩耍的地方, 如沙盘、 科学区或者艺术区等每天至少花费一小时的老师数量分别下降了14个和20多个百分点。


1998年到2015年间,教学策略同样经历了显著的变化, 超过40%的孩子在幼儿园后期会使用教科书学习阅读和数学, 对于这一趋势的显现,22%的老师认为这与当地或国家标准评估学生的方式有关, 近 30%的幼儿园老师表示, 他们至少每月对学生进行一次标准化测试。



2课堂关系构建: 注重社交和情感技能培养能助力学业进步



来自美国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Morgan S. Polikoff 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 Andrew C. Porter 两位教授在大会研讨环节中分享了一项题为“响应课堂教学方法的功效: 三年纵向随机对照试验结果”的研究。其主要结论是, 尽管学业进步并不是技能培养的直接目标, 但提高小学生社交和情感技能的课堂确实有助于提升学业成

, 且这一成果适用于各类社会经济背景下的学生。


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Morgan S.Polikoff教授认为,“当老师们有足够的培训和支持水平时, 运用帮助学生提高社交和情感技能的实践练习能提高学生的成绩。许多课程实施的成功, 包括映射高期望的核心课程, 都要求老师使用有效的课堂管理并培养学生的自信心和自主能力。我们关于响应课堂方法的试验表明, 老师花时间在课堂上培养良好的课堂关系并帮助培养学生的自我控制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在一个对学习有着苛刻要求的时代, 许多评论家质疑花时间教授学生社交技能、 建立课堂关系和增强学生自主能力的价值,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Andrew C. Porter 在演讲中表明, 花时间帮助提高孩子的社交和情感能力是一个非常明智的投资。为了开展研究, 他们在过去三年中分别在24所小学里跟踪关注一组师生的变化, 时间从学生二年级期末持续到五年级期末, 并把其中采用“响应教学法(注重社交与情感技能培养的教学法)”的十二所学校学生的数学和阅读成绩和另外没有采用该方法的十二所学校的学生成绩进行了比较。


接受“响应教学法”培训的老师们在连续两个暑假里接受了两次为期一周的培训课程。结果发现,接受过培训的老师在课堂上能够充分运用“响应教学”的实践方法并且采用与项目目标一致的教学手段, 学生的成绩进步显著。如果老师们感受到学校校长的支持的话, 这种实践效果则更加明显。“当老师们在实施过程中得到充分支持时, 教学法才能在课堂上发挥最大的效果, 可见体贴的学校领导对取得成功至关重要。”



3教师教育:决胜未来的核心竞争力



AERA 非常重视教师的发展,2016 年年会此方面的活动达216项。在这些活动中, 关于教师与教师教育的研究呈现以下特征:


紧紧围绕学生的学。AERA中提到的教师教育或者说教师专业发展离不开教学。教师的专业发展自然紧紧围绕教师如何 “教好” 学生。这使得大多数学者在 AERA 上提到的教师专业发展都是同学生的学习一同研究的, 或者附属于某个促进学生学习的项目之下。


悄然兴起的教研文化。从此次年会来看, 研究者们的研究正在由注重理论研究到聚焦于教师的教学实践。研究者们进入到学校内开展扎根研究, 或同教师一同开展行动研究和设计研究。比如他们进入课堂与教师一同进行课堂观察, 共同设计教学方案, 实施并在过程中记录数据, 然后再分析数据, 给予教师及时的研究反馈。


过程性诊断与干预。研究者们在同教师共同促进学生学习的同时, 充分依靠专业能力为教师的成长提供脚手架, 在日常教学或项目中, 对教学过程进行诊断。比如,哈佛的研究者们采用社会性对话视角来分析教师的教学, 并与教师一同设计社会性对话,引导教师发现学生存在的问题, 这不仅有助于学生的学, 也提高了教师提问与沟通的技巧。


协作与社会网络。研究者们在会议期间多次提到建构主义、协作、合作、 维果斯基等。这有可能是当前的学术氛围造成的, 也有可能是由一线教师倾向于合作引起的。如研究者们研究小学数学教师团体如何共同备课与研课; 又如研究者们引用维果斯基空间认识教师的学习, 采用私人和公共空间来诠释教师的学习。


技术使能的教与学。研究者们展现的各类技术已经由 “技术拐杖”(technology-based)向技术助手(technology-enabled)过渡。比如WISE、 Save Science 等所提供的技术解决方案, 改变了科学课的教与学生探索科学世界的方式。又比如,面向教师的晒课与研课平台,提供的方式方法有助于教师发现教育教学问题, 进而有针对性地提高教学实践能力。